in 悦行

套路上的孤独韵律

今天上班下雨,平添了几分幸福感。坐在窗边,可以听见滴答的雨声,仿佛诉说着春日的情绪,又在终日忙碌的重压之下,挖了个小口,探出头,投了口气。
一早来公司,人来得极少,安静之下,终于可以和自己说说话。
话说,清早读书,看到一个段话,大约说的是“凡言套路,必不过二流”。
看后不经回味良久,想起自己乐衷于“敏捷”的那些岁月,想起自己欢喜在“引导”的零星时光,又想起就在前几周,我还在和弟兄们强调各类套路的重要性。
恍恍然不过二流啊……何尝不是呢。
为什么选择套路,因为相对效率啊,因为方便教导传授啊,因为方便”把控“啊。
的确,对于粗浅的问题,或者初进门的技能。
套路是最方便可以在短期内拔高的方法。
于是看见精进的人,比较容易不见套路以外的可能,与套路之后的破与离的天地。
而我过往大约就属于有些容易忘却的那类人吧。
从对于”敏捷“套路的烦闷,到对于某些引导术的疲沓,大约都是在一些门类上见于套路,而止于套路的地方吧。想来大约也是眼界与个性修炼使然。
因为要走到破的勇气与毅力,以及至离的放飞灵感,非有性情上的磨砺,与涉猎上的通广不可达。
所谓有时行至80与40分无异,也说的是这般,若非到了90,100,境界依然浅薄的道理吧。
莫只记得套路上那孤独的韵律,与君共勉。

照见失控

大约从12年开始便开始涉及“引导术”,但先前“引导术”对我更多是“术”,是套路,是帮助我在一定场合下,让事情发生的技巧而已。直到读到了《巨婴国》,才让我对引导够了更宏观,更系统的感触。从此对力的牵引和施加,有了更多的敬畏和谨慎。
 
《巨婴国》这本书在豆瓣的评价不超过7分,可见对他的视角和价值颇具争议。然而,这并不阻碍其足以充当一面犀利的镜子,映出一些惯常被忽略的力量。
 
书中反复提及当充满控制欲的父母与夫妻,对孩子,或伴侣施加控制与干涉之后。虽然基于爱,基于道义,被控制的一方表面上顺从,甚至从意识上也赞同强势者的观点与行为,然而,从潜意识层面,依然在寻求解脱和自由。
 
这种挣扎,常会促成紧迫催促的家长,和擅长拖延的孩子成对出现。
一个有活力富有侵略性的,和一个耳聋眼花,木讷的过分的老夫老妻相映成趣。
 
心理上,将这解释为后者用自毁感官的方式,切断与侵略者的链接,进而想对维护一个独立的自我空间。
 
听起来有些惊悚,但说来惭愧,以上的场景与结论,之所以对于我感到真切,确是因为日日所见。
 
有时候我也会扮演那紧迫催促的家长,深深体会着前者对于安全感或秩序的依赖,和当失控发生时所爆发的扑面的恐惧和愤怒。
当这样的情绪外化的时候,常需要“正确地”演化为“正确”的准则和规范,进行合理的包装后对失控的部分施加。
 
相反当我充当被控制者时,恰恰也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对如上规则的反弹与厌恶,对犯规的渴望,对坚壁清野的向往。
 
反思管理套路或引导术上各色驱动名下的手段,时时强调尊重、已镜示人,求其自我生发,正是出于对上述反作用力的敬畏。而我之前所理解的术,多半也到此为止。
 
今日回望,瞧那一切的根本,乃是控制者对失控的恐惧。有时是某种记忆惧怕,有时是对自己能力和价值的怀疑和挑战,有时则是单纯的“不应该这样”。所谓个人修炼,想来大半是将这恐惧被照见,日日和解,方可避免其后于人于己的戾火炎炎,大概这便是佛家说的“放下执念”吧。

暖暖的咚小叮

每天早晨,叮咚总要和一杯开水,作为清晨的开始。近来天冷,为了能让他快些喝光开水,我尝试着和他比赛喝水。

当他的小半杯,和我的一大杯开水碰撞后,就只能听见开水滚下喉咙的咚咚声。

“我喝完啦~~!”叮咚骄傲的举起杯子。

“哎哟,叮咚真厉害呢~妈妈都还没有喝完,你看~”我亮出手里杯子,里面还有一截在摇晃……

“耶~我赢了~”圆圆的脸上,满满的开心。

我也跟着笑。

“那妈妈输了么?”他有些担心的问。

我愣了一下,应该是吧,我点点头,微笑着继续喝水。

“那会可怜么?”叮咚还是有些担心。

我想了想,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是默默的先将手里的水倒光。

叮咚向我点头,“妈妈也喝完了,那也没输了,也赢了哦~”

我瞬间心里好暖。

因为叮咚时刻关心着妈妈;因为他能感受别人可能的烦难;还因为相对于“我比你好”的快乐,他更为“我好,你也很好”而感到满足。

 

归源杂记

今日来,看了一本轻松惬意的小书,书名叫做《跟巴黎名媛学到的事》,你可以从我读这本书看出我是多么想化身成为一个优雅的女性,当然,还有那种从容自得的状态。
这本书从一些生活的小细节上反映出“上流社会”人群的“人生观”“价值观”,完全不像国产连续剧那样,有那么纠葛心累的财产纠纷和家族关系,当然可能他们也有,未必让你知道罢了,更可能,人家在长久的战斗后,总结了一些实践准则,提早避免了那些烦人的事宜。
他们的生活,规律而重复,但在其中,都悠然的享受着某些东西,即便只是准备早餐,即便只是吃块喜欢的奶酪,这些人的确做到了近来风行的《当下》、《断舍离》中反复推行和倡导的东西。他们很自然地践行着。
这让我开始了每天早上起来花10-20分钟收拾房间。若在儿时,这是很难执行的,至少父亲一直教导我要“珍惜早晨的宝贵时间”,要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比如学习。
可是我现在完全不这么看,目前最渴求的却是心性的修行。从前从哪里看过,若有心,喝茶倒水皆是修行。进来更是觉得如此,周围的环境反馈这自己的心境,于是一早起来打扫也是净心修行。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排除杂念,静扫尘埃。
今早还把两件当时花了不小价钱买来的衣服送人了,因为今年已经不再合适自己,之后觉得分外轻松。
渐渐地,可以不被品牌、价格、甚至品质而绑架自己,找到自己真心喜爱的,心动的,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足够。

而对于这份工作,哪些又是可能时时绑架我的东西呢?
我真正喜好在乎的又是哪些呢?
从根本上说,我喜欢的是创造一个东西。
那么在创造的过程,或许就不是在寻找一个正确的解,而周遭给我的压力,或许就是在逼迫我去寻找一个他人认为的正确地解。
而我心中的解也许是个立体的过程,而不是某些单一维度的结局,比如多少的投资回报比,多少的用户量。
这从一个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说,似乎是一个叛逆的诉求。
但是在我心里,也许可以有更多的意义。
这些意义才是我真正想要找寻的。

这大概也就是,冥想之类所希翼达成的吧?能够排除繁芜尘埃后的明净通透吧。

我的2014

日子滚到了一年一度做总结的地方,2014,我的方向似乎有有了个严重的转折,而到了年底,这个问题又摆到了面前,我是继续往前走,还是换一个相对轻松,压力轻简的方向?

是的,到了年底我真心累了,我没有老毛那种“天斗地斗人斗其乐无穷”的那种嗜好,个性天生散漫爱好和平不喜冲突。可是现在真的发现,需要各种用心,经历了好几个晚上半夜醒来就再也睡不着,真心好辛苦哇~

可是真心让我换方向的话,我又有些犹豫,毕竟已经为此努力了半年多的时间,我也很好奇所在的项目终究能有几番造化,2015有没有可能性。

2014我在豆瓣上看的书到了200本,其中大概有40多本是在今年看完的,数量上,是大大不如去年的70本了。 但许多事情,从从前的知道,到现在的感悟,似乎迈过了更多的坎。从今年,感悟到所有别人的经验,什么金科玉律,可能到你手上就是个渣渣,道理或者方案都是需要生长出来的。你永远都不要忘记土壤。这点很讽刺,因为反复说,反复会被忘记。

2014如此深刻的感觉到自己的不足,经常有事情,因为自己一时的懒惰和疏忽,或者可疑的麻痹,到后来成倍的还债。最后悔的,莫过于不够重视一两个至关重要的建议,之后,时机一过,追悔莫及。

2014到现在,对过日子有些坦然,自认为能不太顺着阶梯往上爬了。左右饿不死,左右还有自己想做的事,左右不过换一种活法,或许能体验更多。真理总在那里,生活的味道也总在那里,不离不弃。

一阳一阴

关于最近的总结,大概就让我注意到负向的力量。从前,谈得比较多的是Yes, And是欣赏,是褒奖。这个可以在短时间里将对方的能量放大,但如果光是欣赏和包容终究难免会演变成纵容。会有些骄横之气从中蔓延,这从养孩子,从带团队,都反复印证着这一点,在前面的几个月,我虽然不时的警示风险,但大多数情况下对大多数人和事还是褒奖和宽仁的。但我这两个周,却不得不从中去做调整,需要发挥一些“打压”的力量,去调整中间的一些情绪和状态。

想起从小比较困惑,为什么中西方有神明,也要有魔鬼,特别是印度教里生存和毁灭的神灵同体。为什么太极阴的部分一定和阳的部分等量等长。为什么不时邪不胜正。时到现在,终于让我也多少有些实际感受,无论引导师说的多好,你永远无法只偏重一方,否则终究会或有心生。

我自己也在其中不断的调整状态,除了让自己从鼓励欣赏中静下来,还努力从非议和嘲讽中静下来,而后者格外不易。当你惘认为前者是常态的时候,后者的不同声音,真的会带来不小的波澜。静水流深,我每日以静自鉴,反观自己的好恶,也不时觉得幼稚可笑。我也开始对别人的需求更为敏感,对别人表达的言辞背后,那内心的缺失和渴望,变得清晰明了。

近来如此忙碌,我真的要的是什么?今天早上我又问自己,是有朝一日功成名就,笑傲哪怕一小片江湖?为了将某些人眼中的自己正名?还是自己身心的平静安详,为了一窥这世界的秘密。
我用心偎贴着答案。

漫谈漫叙

新的一周开始了,我接手这个项目到现在已经走过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我或紧或慢,和这个队伍在一起,虽然云测还没能算是真正起来,但多少自己似乎找到了些感觉。

一些手头应急的事务安排下去以后,担子反而是在我手上越来越重。主要是方向性的东西的探索,下面可以怎么走,可以怎么做。这三个月来我问了自己无数次,或者也许远远在开始这个项目之前,我也问了自己无数次。每一次都没有答案,每一次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或许这就是人生,也许这就是生活。

既然如此,焦虑便无用,担忧便无用。越走下去,自己似乎离内心中的那个喝着清茶思索的女子越接近。越是看似越麻烦的状态,我反而可以用以验证自己的内心是否淡定从容。

上周末,算是第四次版本上线,发生了第一次delay。想想未必不是好事,因为这算是新后台团队的第一次,算是对他们骄傲的一次打击收敛,让他们理解之前的队伍能够每次如期上线是多么的不容易。让其知道,项目总是埋伏着各种麻烦,从而永远要留足检验的时间。

反观自己,似乎也有纵容这次delay的嫌疑。虽是多次提醒,但终究碍着复杂的人事关系,没有强行要求。

近来,时不时的回想起那句“小人求全,君子求缺”。我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君子,只是对那种更智慧的状态心向往之。反观自己从前的执拗,凡事总要争个完满,求个怎样的结果对错,是何等的稚气啊。好与不好往往是一时之观感,那留白守缺的地方,反而或许是最后一口活气得所在。

近来,不时觉得感恩,觉得以我的资质,苍天已然过厚予我。不小心做出一些看得到的成绩,老板嘉许之下,终究有些幸运之感。于是更加反思自己心性的得失。

或许我内心,总有个恣意的孩童,对束缚与管教很是厌弃。故而,对各种认证考试乃至规范制度流程都站得远远,一谈起这些,便期望拿着失控引导之类唬弄了事。可如今要我自己拿这个鞭策他人,是何等的矛盾挣扎。这便有了前段时间的各种焦心烦躁。

现在觉着规章法制,谁都知道有许多的不好,可如今在无法更好地情况下,也值得如此,为了避免更不好。无为而治,需要许多时日的调养,不是谁都有乱世名兰的仙姿逸品。如此浅显的道理,我确实很挣扎的才接纳的。

无处不修行。

平凡亦平静

每天写日记的结果就是,看到日子飞速而去,而一点一点的为自己的进步着急又欣喜。

看到这段日子的艰难,也看到自己这段日子更上轨道的成长。

每天早上听冬吴相对论,就像是每天早上对自己某个剖面的反思,每个老掉牙的主题后面,似乎重新反思都会挖出些新东西。

今天早上听的是冬吴的“正能量”。

说道的正常人的脑电波在240毫安以上就算是正能量,普通人是在240-300毫安之间波动,而一般抑郁症患者的脑电波是在100毫安以下。而著名的的德兰修女的却能长期维持在600以上。难怪的德兰修女成为神一般的存在,长期在传染病,绝症患者之间穿梭,躬亲救助,却很少得病,并且也长寿延年。

这让我想起从前看到的一些僧侣对世人的劝导,说是心怀感恩和对世人的无限的愛等等,就算得了癌症也会痊愈。

如此说来,大家都说的是一个事情,当你把人的频率调整到一个频段的时候,其他频段的事务无法对其产生共振的话,就无法产生影响。

近来另外一个感触就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当“应该”出现的是时候,往往是我执在作怪的时候。好坏不单是辩证的两面,也是实际行动不断验证的东西。就如资源丰厚的时候,往往是能力贫乏的时候。能力的提升,往往是在资源不断克扣的情况下出现的。

近来做项目,正是步履艰辛,反倒比从前乐观了起来。回看周遭,很少有一个项目是在没有负面信息的情况下走过来的,大家都是一步步的摸索成长,一如宝宝一天天的磕磕绊,而间歇中得笑颜就能让你欣喜不已。

万物需养

许久没有写博客了,近来在“享受”着0岁产品经理的生活,各种的信息与事务扑面而来,有许多的纠结无奈还有崩溃。许多从前认为的“应该”,都处于“不应该”的样子,从此无比深刻的理解自己的无知与幼稚。于是,烦躁成了最经常出现的状态,于是,晚间的阅读书籍,从一堆让人热血的论证与言教,转而各种静谧的阐述,比如无印良品,比如生活收纳。

从前,就算睡不好,第二天依然可以精神奕奕的主持会议,而现在倘若晚上睡晚了,或者半夜叮咚多折腾几下,第二天就很容易处于低气压状态。从前,自己放在引导师的位置上,在队伍或者各种地方指指点点如是这般,事情的主要成败都在别人身上,自己多是逍遥自在。而现在,当项目成败首当其冲的时候,自己的压力就真心山大了,几百万的项目成了就罢了,倘若败了,就是血淋淋的教训。我多半是压力大了,真的。

就在这两三个月辗转反侧的征途后,一个平凡的早晨,我突然有了”万物需养“的感悟。这似乎是个很浅显的道理,万事万物需要在时间中维护滋养抚慰。可是,我从前真正注意到的往往是如何“塑造”,“创建”,“教导”,总是想我要让他变成我希望的样子,即便学了些许引导术,也是在Pacing之后,别忘了Leading。万物需养,我总是没有耐心给他们自我生长与调整反复的时间,我总是不愿关注这样的过程是注定快不了,并且充满坎坷的。
万物需养,就算再着急再有希冀,也要给够时间给别人,也给自己,慢下来。慢慢生长。好好想想,该怎么走,怎么办。
也许,不论结果如何,这其中的经历,就是我此生希望有的游历。

也许在这样的生长过程中,我也能慢慢找到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东西。《此生为何而来》中提到,要做轻松而简单的事,在这个互联网项目井喷的时代,很难让人领会这其中的味道。人的欲望在爆炸,轻松而简单,是对的么?在哪里呢?

当道法术默然的时候

833728881018240166
最近一个月日子发生了一些变化,我的角色发生了一些转化,从以团队为产品,到以产品为产品。是的,我的主业成了产品经理。
这也是博客寂静了一个多月的原因,我尝试去适应新的角色,和尝试去梳理自己视角和立场的冲突。
首先,我为什么做这样一个选择,从很大程度上,是我有些腻味了周围盛传的该怎么做事的法门与规则,这些规则不是我自己验证或感悟的,而是先贤们传颂的,在不同的场里有多少应当执着的分量?
我不知道。
或许,是时候我停下来不告诉(yin dao)人家该怎么做,而是自己沉下来做一些事情。这或许是个曲线,可或许三十年后,我回望今天,我不会后悔在旅途中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在事情的一开始,我尝试去玩所谓产品应该关心的东西,结果我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适应现在团队“不敏捷”的情况。这种不适应本身或许就是一种病态,当你在要求你的世界变成应当成为的样子。
于是无可避免的,我开始同时当任PO与SM的角色,这在Scrum中或许是忌讳的,但是在现实中无可避免的事情。
我尝试做一些简单的讲解,以及在日常中不断的重复强调一些事情,我尝试去把一些事情一直说一直说,直到它好像成为真理,成为自然。
而队伍呢?请容许我现在还只能称之为队伍,我感觉大家都在互相勉力适应。好在我目前还有足够的空间,去做这样的一类事情。
我自己内部也感受到明显的冲突,作为现在产品的主要负责人,我明显感受到了责任的压力。与之前闲来喝茶的“优雅守望”,现在更有种领人冲锋式的焦灼,特别是在自以为看到一些无节操无底线的事情的时候,在前同事轻松的笑谈“黑锅又不是我背”的时候。
对于之前自己反感的事情,现在甚至会在私下里感到喜悦和欣慰,比如“加班”。而之前自己支持的事情,现在反而感到不安,比如工作时间的技能学习。我尝试去调和这种冲突,在昨天和一位成员的面谈中,我总算选择了自己理性知道正确的事情,而没有被自己的不安带走。
换了一个角色,逐渐的,之前的套路什么的都成了不太重要的事情,作为SM的那些应该,都不如一句Make it happen来的铿锵有力。在这种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没有套路才是真正的套路。我甚至觉得角色PO和SM的划分不是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