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见失控

大约从12年开始便开始涉及“引导术”,但先前“引导术”对我更多是“术”,是套路,是帮助我在一定场合下,让事情发生的技巧而已。直到读到了《巨婴国》,才让我对引导够了更宏观,更系统的感触。从此对力的牵引和施加,有了更多的敬畏和谨慎。
 
《巨婴国》这本书在豆瓣的评价不超过7分,可见对他的视角和价值颇具争议。然而,这并不阻碍其足以充当一面犀利的镜子,映出一些惯常被忽略的力量。
 
书中反复提及当充满控制欲的父母与夫妻,对孩子,或伴侣施加控制与干涉之后。虽然基于爱,基于道义,被控制的一方表面上顺从,甚至从意识上也赞同强势者的观点与行为,然而,从潜意识层面,依然在寻求解脱和自由。
 
这种挣扎,常会促成紧迫催促的家长,和擅长拖延的孩子成对出现。
一个有活力富有侵略性的,和一个耳聋眼花,木讷的过分的老夫老妻相映成趣。
 
心理上,将这解释为后者用自毁感官的方式,切断与侵略者的链接,进而想对维护一个独立的自我空间。
 
听起来有些惊悚,但说来惭愧,以上的场景与结论,之所以对于我感到真切,确是因为日日所见。
 
有时候我也会扮演那紧迫催促的家长,深深体会着前者对于安全感或秩序的依赖,和当失控发生时所爆发的扑面的恐惧和愤怒。
当这样的情绪外化的时候,常需要“正确地”演化为“正确”的准则和规范,进行合理的包装后对失控的部分施加。
 
相反当我充当被控制者时,恰恰也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对如上规则的反弹与厌恶,对犯规的渴望,对坚壁清野的向往。
 
反思管理套路或引导术上各色驱动名下的手段,时时强调尊重、已镜示人,求其自我生发,正是出于对上述反作用力的敬畏。而我之前所理解的术,多半也到此为止。
 
今日回望,瞧那一切的根本,乃是控制者对失控的恐惧。有时是某种记忆惧怕,有时是对自己能力和价值的怀疑和挑战,有时则是单纯的“不应该这样”。所谓个人修炼,想来大半是将这恐惧被照见,日日和解,方可避免其后于人于己的戾火炎炎,大概这便是佛家说的“放下执念”吧。

归源杂记

今日来,看了一本轻松惬意的小书,书名叫做《跟巴黎名媛学到的事》,你可以从我读这本书看出我是多么想化身成为一个优雅的女性,当然,还有那种从容自得的状态。
这本书从一些生活的小细节上反映出“上流社会”人群的“人生观”“价值观”,完全不像国产连续剧那样,有那么纠葛心累的财产纠纷和家族关系,当然可能他们也有,未必让你知道罢了,更可能,人家在长久的战斗后,总结了一些实践准则,提早避免了那些烦人的事宜。
他们的生活,规律而重复,但在其中,都悠然的享受着某些东西,即便只是准备早餐,即便只是吃块喜欢的奶酪,这些人的确做到了近来风行的《当下》、《断舍离》中反复推行和倡导的东西。他们很自然地践行着。
这让我开始了每天早上起来花10-20分钟收拾房间。若在儿时,这是很难执行的,至少父亲一直教导我要“珍惜早晨的宝贵时间”,要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比如学习。
可是我现在完全不这么看,目前最渴求的却是心性的修行。从前从哪里看过,若有心,喝茶倒水皆是修行。进来更是觉得如此,周围的环境反馈这自己的心境,于是一早起来打扫也是净心修行。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排除杂念,静扫尘埃。
今早还把两件当时花了不小价钱买来的衣服送人了,因为今年已经不再合适自己,之后觉得分外轻松。
渐渐地,可以不被品牌、价格、甚至品质而绑架自己,找到自己真心喜爱的,心动的,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足够。

而对于这份工作,哪些又是可能时时绑架我的东西呢?
我真正喜好在乎的又是哪些呢?
从根本上说,我喜欢的是创造一个东西。
那么在创造的过程,或许就不是在寻找一个正确的解,而周遭给我的压力,或许就是在逼迫我去寻找一个他人认为的正确地解。
而我心中的解也许是个立体的过程,而不是某些单一维度的结局,比如多少的投资回报比,多少的用户量。
这从一个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说,似乎是一个叛逆的诉求。
但是在我心里,也许可以有更多的意义。
这些意义才是我真正想要找寻的。

这大概也就是,冥想之类所希翼达成的吧?能够排除繁芜尘埃后的明净通透吧。

一阳一阴

关于最近的总结,大概就让我注意到负向的力量。从前,谈得比较多的是Yes, And是欣赏,是褒奖。这个可以在短时间里将对方的能量放大,但如果光是欣赏和包容终究难免会演变成纵容。会有些骄横之气从中蔓延,这从养孩子,从带团队,都反复印证着这一点,在前面的几个月,我虽然不时的警示风险,但大多数情况下对大多数人和事还是褒奖和宽仁的。但我这两个周,却不得不从中去做调整,需要发挥一些“打压”的力量,去调整中间的一些情绪和状态。

想起从小比较困惑,为什么中西方有神明,也要有魔鬼,特别是印度教里生存和毁灭的神灵同体。为什么太极阴的部分一定和阳的部分等量等长。为什么不时邪不胜正。时到现在,终于让我也多少有些实际感受,无论引导师说的多好,你永远无法只偏重一方,否则终究会或有心生。

我自己也在其中不断的调整状态,除了让自己从鼓励欣赏中静下来,还努力从非议和嘲讽中静下来,而后者格外不易。当你惘认为前者是常态的时候,后者的不同声音,真的会带来不小的波澜。静水流深,我每日以静自鉴,反观自己的好恶,也不时觉得幼稚可笑。我也开始对别人的需求更为敏感,对别人表达的言辞背后,那内心的缺失和渴望,变得清晰明了。

近来如此忙碌,我真的要的是什么?今天早上我又问自己,是有朝一日功成名就,笑傲哪怕一小片江湖?为了将某些人眼中的自己正名?还是自己身心的平静安详,为了一窥这世界的秘密。
我用心偎贴着答案。

万物需养

许久没有写博客了,近来在“享受”着0岁产品经理的生活,各种的信息与事务扑面而来,有许多的纠结无奈还有崩溃。许多从前认为的“应该”,都处于“不应该”的样子,从此无比深刻的理解自己的无知与幼稚。于是,烦躁成了最经常出现的状态,于是,晚间的阅读书籍,从一堆让人热血的论证与言教,转而各种静谧的阐述,比如无印良品,比如生活收纳。

从前,就算睡不好,第二天依然可以精神奕奕的主持会议,而现在倘若晚上睡晚了,或者半夜叮咚多折腾几下,第二天就很容易处于低气压状态。从前,自己放在引导师的位置上,在队伍或者各种地方指指点点如是这般,事情的主要成败都在别人身上,自己多是逍遥自在。而现在,当项目成败首当其冲的时候,自己的压力就真心山大了,几百万的项目成了就罢了,倘若败了,就是血淋淋的教训。我多半是压力大了,真的。

就在这两三个月辗转反侧的征途后,一个平凡的早晨,我突然有了”万物需养“的感悟。这似乎是个很浅显的道理,万事万物需要在时间中维护滋养抚慰。可是,我从前真正注意到的往往是如何“塑造”,“创建”,“教导”,总是想我要让他变成我希望的样子,即便学了些许引导术,也是在Pacing之后,别忘了Leading。万物需养,我总是没有耐心给他们自我生长与调整反复的时间,我总是不愿关注这样的过程是注定快不了,并且充满坎坷的。
万物需养,就算再着急再有希冀,也要给够时间给别人,也给自己,慢下来。慢慢生长。好好想想,该怎么走,怎么办。
也许,不论结果如何,这其中的经历,就是我此生希望有的游历。

也许在这样的生长过程中,我也能慢慢找到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东西。《此生为何而来》中提到,要做轻松而简单的事,在这个互联网项目井喷的时代,很难让人领会这其中的味道。人的欲望在爆炸,轻松而简单,是对的么?在哪里呢?

你会打太极么:沟通模式一窥

19300001363223131929249368570[1]

上次某大牛说现在IT公司最大的成本是沟通成本,换言之大家达成共识的时间和能力是巨贵的。而你是否会觉得和周围人的沟通都很顺畅呢?你是否有时候会觉得不知道怎么说话?有时候一次谈话下来,感觉沮丧或失败?

至少我有时会有这种感觉,贱内评价说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耐有限。

好吧,知道有问题,咱就要看咋修Bug哇。近来正好连着接触到些关于沟通的技巧,尝试打包总结如下。

下面主要关于沟通的观点提炼自NLP学派和Robert Bolton的People Skills。

太极

NLP学派说Pacing(呼应) – Leading(领导),和Robert书中提到的Listen(倾听) – Assert(决断)是非常相似的东西。

呼应强调先了解,合拍,共振。前去尝试理解对方,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你说共情也好,说反馈也好,都是先人后己的套路,类似于太极中的阴面。

而领导或决断,则到了自己发挥主动作用的部分,类似于太极中的阳面。

Robert对决断有具体的套路描述,他提到了三个组成部分,即行为+感受+影响,当你要坚定的标明自己的立场的时候可以用上面三部分决断信息。例如:小叮咚你咬妈妈,让妈妈很生气,因为这样非常痛。

Robert强调决断是保护自己私人空间的重要手段,是维护自己尊重和幸福需求的同时不侵犯他人的个人价值和尊严。

他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一孩子的母亲觉的孩子总把自己房间弄得乱糟糟,因而很恼怒。她若发出她的决断是否会侵犯到孩子的个人价值观呢?基础在于孩子的房间的所有者是谁?如果所有者是孩子,而且他对房间整洁的标准没有追求放松愉快的活动来得重要,那么作为母亲对这点进行要求是用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孩子。

这时候要注意的是需要具体对行为进行描述,而不加上自己对其行为的评判,臆测或其他附加的含义。

NLP心智模型

NLP中对这点有个很好的模型,就是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对事情的描述应该忠实于其所应该在的层级。可我们现实生活中常常做升级或降级的事情。

比如,同样一个团队的产品安全上线30天无问题,可能被描述为降级:他们的产品没多少客户用。升级:他们是很有能力的一群人;他们都热爱他们的岗位;他们都很有责任感;他们都追求完美等等。

而同样一个丈夫晚上十点钟回家的事情,可能被描述为降级:老板逼迫他加班。升级:他是一个没办法按时完成工作;他爱工作胜过爱家庭;他是一个工作狂等等等等。

不论是升级或降级在沟通中都是需要谨慎的,要么让事情失真,要么让人觉得没有收到足够的重视。

一般沟通的双方会在其中不断的转换位置。比较典型的是在一方发出决断的时候,另一方可能会产生的防御行为。这时候可能需要多次的反馈和决断交替才能达成共识。书中分享了一个曲折的沟通图。

assert

有时候人感到非常愤怒,并试图通过攻击行为来发泄愤怒。书中还给了一个很喜欢的例子,就是当两个小娃在一起,大娃因为弟弟弄坏了他心爱的玩具生气的打弟弟的时候,妈妈过去该怎么说呢?我们可以脑补一下一般麻麻的行为。

书中提供的比较好的建议是:“马上停止打你的弟弟。你确实对他很生气,想打他出气,这种感觉没有问题。但不应该打他,给你,你去打这个枕头,发泄一下愤怒情绪。”

这里用的手法是,停止,理解,疏导(建议其他的行为),而非压抑。感觉到太极的手段了吧~

参考

《People Skills》By Robert Bolton

“NLP 精华培训” By 五毛

找自己的根: 用十分钟做个简单的小练习

qTwTrAy[1]

第一次知道《此生为何而来》是在《U型理论》那本书里,当看到作者对此书的推荐的时候,我仿佛接收到了某种召唤。由于要准备Scrum Gathering的分享,阅读此书拖到了重新回到福州之后。

由于近来有个什么才是我未来真正该走的路的问题,纠结了许久,一回到福州,就迫不及待的翻看《此》起来。
不出意外,《此》还是一本很走内的书,书中有许多悟道上的阐释,也有许多实践上的练习。
书的一开始,就说通过练习去寻找自己的最高目标,个人觉得有些难,继续翻看下去在书的中段遇见了这个小练习。个人以为简单易用,适合一开始的探索。
1、找一张大白纸,在白纸的左侧写上至少20条你喜欢做的事情。
root
2、再找一张大白纸,同样在白纸的左侧写上至少20挑你讨厌做的事情,这些事会让你觉得不舒服,缺乏意义,或者想拖延时间等等。
特质一览表

特质一览表

3、从上面的”特质一览表”里找出你喜欢的事情能让你收获什么样的特质,写在事情的右侧。
4、同样,你讨厌的事情,又让你感到缺乏什么样的特质,同样写在对应的事情的右侧。
5、看看两张纸,也许你会发现一些出现在你喜欢的活动边上的特质,也同样出现在了你讨厌的活动的边上。也许你也会发现,有些特质出现得比较频繁,但是只出现在了一张纸上。
6、你也许会发现某些特质会一起出现,比如我的是活力与自由总是成双成对的冒出来。可以试着找到一些这样的组合,看看自己的丰富特性。
7、试着用别人的眼光审视这个联系,这个人的核心本质是什么?如果这些特性是你本质的一部分,就坦然的接受这个事实。如果还有时间,可以试着写一篇短文来介绍自己的核心本质,或者画出一幅图来介绍自己。
做了这个练习,我发现自己的特质首先是 活力 自由 释放 与协调 ~其次是 智慧 真实 欣赏 杰出 好奇 
你呢?
参考
《此生为何而来》

游戏化团队0.4 召唤这个世界伟大的能量

原力

上次说到游戏化团队到了一个平台期,对玩家缺乏持续的惊喜和刺激。于是这几天抱头苦想突破。而《三双鞋》这本书带给我不少的灵感。

游戏化画布回到这幅图,首先愿景不够伟大到让人心生敬畏。就算我的目标是黄药师,从我不可能变成男滴,还有我本身IQ确实距离太远这两项本身我觉得这个愿景本身的认可度。这点可能需要调整。

愿景需要是一种超越个人的存在。我们需要追求一种忘我的体验,而者体验本身离幸福更近。

所以目前我想到的是召唤这个世界伟大的能量。或许我之后会想到更好的,会继续更新。

其二,目标,每天选出一项想要执行的有挑战的任务,去完成它,虽然和本身的技能联系在一起,具有强有力的控制,但是缺乏变化。

所以目前考虑的是,是否可以建立一个能量池,每天从中抽取一个能量容器,然后在做任务的时候充实这个容器。比如我今天抽中勇气的容器,那么我在今天做任务的时候需要壮大自己的勇气。若完成了,则和朋友分享自己的收获的能量,相当于填充了容器,反补给能量池。

能量容器可以还有许多,比如坦诚,创造,冒险,等等等等。也可以加入个人修炼的技能。这一点还需要细化梳理。想好了我会更新博客。

其三,反馈。之前考虑是用收集卡片的方式,但这种方式缺乏同步的话,还是难以维系。也就是当人不在一起,反馈的力度不够。

其中阶段性的目标不够明晰体现。

所以现在考虑两点,一个是将进展在网上共享。另一点,在收集到一定数量的卡片的时候,进行庆祝,将原定一周一次的周期打破。进度完全按照卡片收集的进度而定。

其四,失败和成功需要和团队在一起进行,之前的庆祝或者失败完全自己界定,这样不利于团队链接的建立。也可能流于形式或者忘了做。随后消亡了。

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创造WOW的体验。

如果你每天可以更有能量1%,那么一年后,你的能量将是现在的37倍!

原力

原来盲人摸象无处不在

盲

昨天参加了一个严重Bug的评议会,一个很低级的Bug,却涉及到百万损失。该问题引发了40分钟左右的讨论,大家分别阐释对问题的理解以及对应的解决方案。在会后我大致整理了下,却发现总说的“盲人摸象”的坑活生生的展现在面前。我们着实当了一次自以为是专家的盲人。

大象

如图, XYG是Bug直接责任的测试员的上司。她说她早想开了那位同学,因为人手实在不够,犹豫了一下,结果这下出乱子了。于是开始和大家谈“选用育留”的问题,因为他认为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的抉择等等问题。

JS是技术专家,基于他多年的经验,认为其中主要是技术的问题。虽然这个Bug本身看似没有技术含量,但是测试员本身根本就没有了解清楚他所面对的东西的运行机制,所以他会用自己认为对的方法对测试用例进行简化。所以他认为这个问题是长久以来组织把思考者和执行者强行分开所必然导致的结果。

LC是总监,是他认定这个任务所从属的部分的划分的,所以他觉得这是个情感上没有归属感的问题。从职能上做没有成长的任务的问题,所以他觉得任务归属需要重新分配,将任务跟着项目走,至少让人有项目归属感,项目奖金。

一开始XYG认定的时候,问题并没有被完全的分析,就到了解决方案的领域一路狂奔。可是问题真的是这样的么?是否可能还有第二,第三种甚至第四第五种解释?也许这些解释都加起来也还不是一个完整的问题分析。就算是一个小Bug,也是一个系统问题,是许多变量所促成的结果。

在上面的图中,每个人都很自然的根据自己的经历,或者在问题可以在和自己记忆中的某一块模式匹配上的时候,就很自然的无视了其他因素。这时,正是自己的资历生生的束缚了自己,使得自己停滞不前。

那么我们可以怎么办呢?如何少做一点盲人?

或许我们在面对一个问题的时候,都试图给出三种以上的解释会有帮助一些。

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个系统中的当事人请来,观察剖析,会发现一些新的值得注意的点。

或许这些专家坐在一起分析的时候,可以试着用用图像引导的方式做会议记录,因为在整个交谈的过程中,不断产生歧义,持续的有中断和跑题,会场中有一般的人参与了讨论,另一半的人保持沉默。

我不知大家遇到的情况是否如此,但我真的被自己也懵懂的参与了这样一个盲人摸象的过程,而迟迟未能察觉感到羞愧。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有欲以观其窍

无欲观其妙
无欲观其妙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有欲以观其窍。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为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laozi
看了《还吾老子》 解释的不能再好了。于是原本打算自释的工作就不需要啦~
真正的道,不能被轻易说明,解释。只能被领会,顿悟。
 
天地开始于混沌,先是一种无的境界,后来才有了万物,生命。
 
所以需要放下把持的东西,放空自己才有了包容新事物的海量,才能平等的看到许多自己原本执念之外的事物,才能感受到许多其他事物的美好,再慢慢体味到其中的隐藏在形之下的门道。
这也是为何初心的重要,和难把持的一点。一旦有了知识,就容易在一种思维套路里面打转,进而所见所闻都是印证已有的思维套路,说是知识的诅咒也好,其他也好。
《专念》中提到了很多相关的情况,根源在于人会对已知的事物分类,类似于打个标签方便在脑中检索。问题在于事务的属性往往远复杂与我们所能想到的标签。于是,闭塞与狭隘就由此产生了。
于是探索也好创新也好,我们总是强调先发散再收敛,是一个道理
这两者一放一收,就如同呼吸一般相生相惜,同根同归,阴阳相佐,不可分割。
自然也罢,社会也罢,是个复杂系统,对复杂问题不能简单判定,粗暴“解决”。否则今天的解决方案也就是明天的问题。

今天你开心么?~

开心

Pike Place Fish Market,或许是世上最欢乐的鱼市。鱼贩们经常这样把鱼抛来抛去,高声的叫着“3条鱼正飞往巴黎~”

一天开心与否的确很大程度上看自己的选择,早年时听到一个段子,如果你开车在路上,突然有人疯狂的超车到你前面,也许你会不爽,但如果想想,如果那车上有个马上要临盆的产妇,人家正赶往医院,也许你的心情就平顺多了。

其实不论你怎么想,对于那个超车的人都没啥差别,差别只在于你自己的心情。对身体来说,是否在释放有养的各种荷尔蒙和激素而已。

有时我们难免会遇到不平顺的事情,有时让人感觉是灭顶之灾。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抱着“人生就是要经历风雨”的心态,或许会稍稍好受一些。痛苦无可避免,哀伤只能面对。或许时间是化解苦难最后的那位药,我们只有静静等待它的到来。对曾经拥有的心怀感激,对当下,哪怕星点美好也珍惜品味。

曾有一位朋友和我说,他近来在事业上很greedy,以至于出去玩了一大圈也不记得玩了啥。略猜想大概是那时刚从米帝的名校毕业,踌躇满志吧。只是成功了并不表示幸福呀,或许追寻的目标有些不同吧。

成功当然好啦,互联网不时爆出百亿美元的收购案,一夜间又有多少的亿万富翁腾空现世,惊心动魄。只是,我还会希望我能尽量时时开心,对生活中的美好时时有好心情赏玩品鉴。

让我们亲一口大鱼吧~

参考

《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