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悦行

平凡亦平静

每天写日记的结果就是,看到日子飞速而去,而一点一点的为自己的进步着急又欣喜。

看到这段日子的艰难,也看到自己这段日子更上轨道的成长。

每天早上听冬吴相对论,就像是每天早上对自己某个剖面的反思,每个老掉牙的主题后面,似乎重新反思都会挖出些新东西。

今天早上听的是冬吴的“正能量”。

说道的正常人的脑电波在240毫安以上就算是正能量,普通人是在240-300毫安之间波动,而一般抑郁症患者的脑电波是在100毫安以下。而著名的的德兰修女的却能长期维持在600以上。难怪的德兰修女成为神一般的存在,长期在传染病,绝症患者之间穿梭,躬亲救助,却很少得病,并且也长寿延年。

这让我想起从前看到的一些僧侣对世人的劝导,说是心怀感恩和对世人的无限的愛等等,就算得了癌症也会痊愈。

如此说来,大家都说的是一个事情,当你把人的频率调整到一个频段的时候,其他频段的事务无法对其产生共振的话,就无法产生影响。

近来另外一个感触就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当“应该”出现的是时候,往往是我执在作怪的时候。好坏不单是辩证的两面,也是实际行动不断验证的东西。就如资源丰厚的时候,往往是能力贫乏的时候。能力的提升,往往是在资源不断克扣的情况下出现的。

近来做项目,正是步履艰辛,反倒比从前乐观了起来。回看周遭,很少有一个项目是在没有负面信息的情况下走过来的,大家都是一步步的摸索成长,一如宝宝一天天的磕磕绊,而间歇中得笑颜就能让你欣喜不已。

Write a Comment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