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an’s Yoga Life: 我关于韵律的漫想

yoga

重翻旧账

最近看了李嗣涔教授的《難以置信(II)尋訪諸神的網站》,打破了我曾经有的一些疑惑,但也带来了更多的困惑和不解。书中提到了一些关于神灵,关于意念的现象和解释,让我想起自幼其读过的一些书。

首先是小学时读过的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书中一些死亡谷,人体自燃等的记载把当时的我吓得不轻。其中也有关于超能力,以及水晶骷髅头的描述,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令我疑惑的是,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在类似比较正统的书上看到相关的消息。现在想起来可能是由于九十年代对气功等事物官方尚且比较包容,允许民众公开试探吧。

后来在大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图书馆翻到《华夏神功》关于气功大师严新的书,心生敬畏。其中说到了很多现象,但依照“科学”的观点,都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再就到了大二那年寒假,遇到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导致我在半年的时间里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一直到那年暑假,我邂逅了瑜珈。一个偶然的机会读了一本书叫《瑜珈美人》的书,使我开始决定练习瑜珈。

还记在武汉夏天的暑热,我和M同学杀到汉口的沃尔玛,买了62元一张(对学生时代的我来说这不是个小数目)的瑜珈垫。回来后一个人在宿舍里对着书开始练习。还记得刚开始练习的时候,每天练习个十多分钟,我就自然的开始流泪,这样持续了十多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释然了,还记得当时突然感悟了一句话,“宽恕了别人就是放过了自己。”

在那之后的五个月里,我坚持练习瑜珈,也陆续经历了一些特别的体验。

吐纳冥想 

瑜珈中的冥想就像是太极中的打坐,佛家中的禅定,个人觉得其精髓都是一个东西,都是基于调息吐纳的修炼,以求达到一个空明的境界。和世俗瑜珈馆里的练习不同,个人觉得冥想应该是瑜珈的主体,瑜珈的那些动作都是为了帮助身体放松,找到合适的呼吸的韵律节奏,以达到内心的沉静。

很有意思的是,瑜珈中的内息的调理方式和佛家道家中的静功一样不如其动功出名。个人猜测可能有如下原因(请宽恕我总是用“个人”两字,不是因为有多自我,主要的原因是以上都来自我的观察与猜测,属于不负责任的宣导^^):

1、外家功看似容易,好教授。

就像是道法术,后者相对是说得清道的明的东西,而前者经常说是木有用的,要考自身感悟。

2、内功如果有高人指引,更安全。

个人对这个的理解是这样的,当身体沉静下来的时候,气息会自动在身体里游走,这个游走的过程,可能自动的会对身体的一些烦难进行治疗。治疗的过程常常会伴随着疏泄的过程,就像是我初练瑜珈会流泪一样。然而疏泄的形式常常是不定的,有人会跺脚,有人会唱歌,有人会舞蹈,不好预测。这其中可能会有一些危险动作,可能有些会在非日常练功的时候突然发生,结果可能给练习者带来一些安全隐患。这估计就是常听说的走火入魔的由来。从前听说休息内功的人,一段一段时间会遇到一个修行的关卡,几乎必须要有师父在那时候“推气过关”。

上面说的比较玄了,说些我切身感受到的事情吧。

我的冥想感受是相对零散的,记得一次冥想后,似乎能看到很远处的事物(我近视)。有一次冥想完之后,会很自然的开始打太极拳。许多次感觉似乎可以听到很细微的声音。许多时我感到愉悦,快乐的像只小鸟,脑中反复扑腾着那个句“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那一刻我似乎真的是可以飞起来的。多数时候,我会感到身体局部或者大部分的通泰甚至圆融。而每一次我都会胃部嗳气(曾经得过胃炎)。

记得最厉害的一次是这样的,我大概静坐了五十分钟快一小时。那股圆融的力量,显示从我的脚底升起,渐渐到了膝盖,有了一些耽搁,接着慢慢到了腰部,又耽搁了一段时间,似乎这是个不容易冲破的关卡,然后又从背部往上爬,到了肩背,当到达颈部的时候,经历了就长久的耽搁(我有颈椎病),最后终于到达头顶。
而这个过程中,我脑中似乎看见了不同的景致,首先是在山脚下,后来到了半山,看见了环绕在山顶的云层,后来置身云雾之中,最后飞升到了山顶以上,俯视着山顶的天池。
我一直不清楚当时看到的代表着什么,一直到看到了李嗣涔教授书中的描述,我朦胧中猜想那是否是“天眼”看到的呢?说到“天眼”,在调息时有许多次我感觉到眉心有东西呼之欲出,又似乎我是通过眉心与周遭交换气息。
 
那段时间,我自然的喜欢吃素,几乎不沾荤腥,东西也越吃越少。这段修炼持续了大概五个月,知道11月武汉下了两周的阴雨,宿舍里我实在冻得不行了,我又开始了荤食以加强能量,也渐渐放弃了每天早上五点起来练瑜珈。
 
上述一些经历,我之和父亲交流过,父亲不是太赞成,他对静功采取保留态度。他这几年坚持练习太极,体检指标从原来的有几个加加减减,到现在的完好。
大四时曾去了一次武当山,记得那时候山下做太极表演的师父,迈出的步伐已经让我觉得流水行云。当时紫霄殿正直修缮,据说某国家领导人曾在这里寻求道长闭门指点。
 
这个世界的可能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珠海工作了三年,又陆续接触到一些中医的书籍。
其中的一本叫《气的乐章》,其中用一些实验的例证阐述了五脏之间的关系,穴道与经脉到底是什么。中间理论的核心是波动、频率、共振等等等等。

又看了一本叫做《空谷幽兰》的书,写的是一个老美在终南山脉寻访隐士的故事。其中提到一位修炼密宗的女隐士传给他一句密宗的法咒。记得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疑惑说为什么一个句发咒能有那么大的力量?说到本质他就是一句发音呀?

等等,声音就是一种振动,带有某种频率的组合。

再反观李嗣涔教授关于能量场的描述,为什么用“耶稣”比“Jesus”观想更能看到十字架?也许这些是契合的。

还记得《秘密》中关于水在接受某些信号后结晶的变化么?曾有很长一段的时间,我怀疑它的真实性。

或许真的有一些特殊的韵律可以通达性灵甚至神明。

那么为什么

若真有神明,那又为何世上会有那许多残酷残忍的事情降临在一些平凡无辜的人?周末看了TED,克瑞斯•阿巴尼——人性的冥思,其中的一些故事让我难过不已。一个14岁喜欢蜘蛛侠和X战警的少年被残忍处死。为什么神明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因为单纯的信仰么?

我想起了少年Pi,虽然只是个故事,但也许真的如故事中所传达的那般,生息与毁灭本就同根同生。

只是我难以接受残忍。

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在于神灵看来这所有的一切只是修行的一瞬,众生都会面对慢慢长河……还是神明本就不是单纯的神明。

我不明白。

Continue reading

游戏化团队0.2版发布啦

game02
阶段性成果Game 0.2
经过1星期的0.1版初体验,我和扫地僧同学都完成了阶段性任务,收集齐三张技能卡。其中,我完成了四张半,而他完成了三张半。为啥会有半张的情况,且听下文分解。
我们体验到一些游戏进行中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些改进点
1, 目标:需要制定在一天以内。
    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次我制定了需要两天才能完成的目标,结果在第一天的时候就懈怠了。这是之前一天一个目标时,没有遇到的情况。一天一个目标能给我适度的紧迫感,将我拉回任务正途。
而扫地僧的情况则不一样,他一下子就挑战了一个价值三张技能卡的任务,结果用了近四天才完成。这样迟迟未能完成的任务给他的挑战过大,没有步入心流区间,反而引来了挫败感。
所以,如果遇到大任务的情况,拆分是必须的选择。(是否有些熟悉,和Agile很像有木有?)
2、半卡:有时候我们无法避次品的出现。
一个任务貌似做完了,但我们未必满意,或者说,不满意却一时无能为力。比如说我提交一个涉及公司流程的单据,这个单据没走完,就涉及到可能被打回的风险。那么这个任务我的确做了,却给将来留下隐患怎么办?
所以这就有了半卡的出现。它时时提醒我们有一个风险的存在,让我留意以后去处理它。同时我们也会控制次品的数量。
 3、人员:我们可能需要引入更多的人来玩,带来更多的碰撞。。
 4、共享:我们需要把卡牌放在一块,以不再孤独。(我们在两座楼办公)所以卡牌板会需要copy两份。
5、炫耀:我们需要有炫耀的机会。需要对外传染。
7、随机:我们会引入类似赌博的实践。比如当一个人在一周内获得了全部技能牌,或者同种技能牌3张,就可以触发抽卡实践,他可以从卡堆里抽取张卡牌,施用于除他以外的众人。
事件卡可能有如下事件:
放弃一件事一周
捐赠50元到腐败基金
豁免牌
等等等……
以上就是游戏化团队0.2版啦,待我们试验一周,再发布后文咯~

原来盲人摸象无处不在

盲

昨天参加了一个严重Bug的评议会,一个很低级的Bug,却涉及到百万损失。该问题引发了40分钟左右的讨论,大家分别阐释对问题的理解以及对应的解决方案。在会后我大致整理了下,却发现总说的“盲人摸象”的坑活生生的展现在面前。我们着实当了一次自以为是专家的盲人。

大象

如图, XYG是Bug直接责任的测试员的上司。她说她早想开了那位同学,因为人手实在不够,犹豫了一下,结果这下出乱子了。于是开始和大家谈“选用育留”的问题,因为他认为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的抉择等等问题。

JS是技术专家,基于他多年的经验,认为其中主要是技术的问题。虽然这个Bug本身看似没有技术含量,但是测试员本身根本就没有了解清楚他所面对的东西的运行机制,所以他会用自己认为对的方法对测试用例进行简化。所以他认为这个问题是长久以来组织把思考者和执行者强行分开所必然导致的结果。

LC是总监,是他认定这个任务所从属的部分的划分的,所以他觉得这是个情感上没有归属感的问题。从职能上做没有成长的任务的问题,所以他觉得任务归属需要重新分配,将任务跟着项目走,至少让人有项目归属感,项目奖金。

一开始XYG认定的时候,问题并没有被完全的分析,就到了解决方案的领域一路狂奔。可是问题真的是这样的么?是否可能还有第二,第三种甚至第四第五种解释?也许这些解释都加起来也还不是一个完整的问题分析。就算是一个小Bug,也是一个系统问题,是许多变量所促成的结果。

在上面的图中,每个人都很自然的根据自己的经历,或者在问题可以在和自己记忆中的某一块模式匹配上的时候,就很自然的无视了其他因素。这时,正是自己的资历生生的束缚了自己,使得自己停滞不前。

那么我们可以怎么办呢?如何少做一点盲人?

或许我们在面对一个问题的时候,都试图给出三种以上的解释会有帮助一些。

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个系统中的当事人请来,观察剖析,会发现一些新的值得注意的点。

或许这些专家坐在一起分析的时候,可以试着用用图像引导的方式做会议记录,因为在整个交谈的过程中,不断产生歧义,持续的有中断和跑题,会场中有一般的人参与了讨论,另一半的人保持沉默。

我不知大家遇到的情况是否如此,但我真的被自己也懵懂的参与了这样一个盲人摸象的过程,而迟迟未能察觉感到羞愧。

 

 

 

游戏化团队0.1版发布

surprise

一、这是一片试验田

我们已经将游戏化用在了相对容易被考量的一个评测团队身上,下一步是希望实验下将游戏化应用在研发项目上,实验效果。

研发项目团队和游戏评测团队有个巨大的差异,就是在于日常事务的量化不容易做,如何度量,如何评估都是大挑战。

 

二、最大的麻烦

为此我查阅了《程序员度量》,书中列出了35个度量的维度。初步我尝试将问题简化选取了其中的4条作为考量:分别是得分、多能、火力和助攻。

我也咨询了书的译者张燎原Eric大大,问询了他在做这项工作上的难点和建议。

目前程序员度量的工作在Eric他们公司全球几大中心都在实施,实施的操作者主要是敏捷教练,也有一些对此比较关心的项目经理。除了《程序员度量》中提到的度量方式,他们还尝试用一些不一样的度量值来试验,具体内容可以参见《目标》。难点在于:收集和整理这些数据很麻烦,或者枯燥。另外人的情感上未必愿意你做这些事情,所以在有的时候相关的工作是“偷偷进行”。

好吧,我承认自己也是个对数字木有耐心的人,若要我处理大把大把的数据,也是头皮发麻。如果这样走下去注定要遇到这座大山,那我很好奇有木有穿山隧道。

 

三、九曲十八弯

还记得上一篇关于表达的博客么?我们是否同样有办法请人将一些原本不愿意告诉别人的数据,主动说出来呢?是否可以做出一些特殊的卡牌,然后请团队适时的打出来呢?这样一个Sprint下来,我们是否可以造成一种景致,这种景致是在原来story的墙上,还有了团队成员行为的展示。

比如当某位朋友在预见到所接手的story/任务卡对他有难度的时候,他可以预先挂出“攻坚”牌,这样可能会有三个效果:

1、他在迎接挑战。

2、项目在这个地方可能有点风险。

3、可能会需要某些帮助。

几个Sprint下来,我们可能可以一起回顾几个问题?是否总有几位朋友在攻坚,而其他人没有?这是否正常?没有攻坚的朋友所遇到的任务是否对他们没有太欧战?可能的问题在哪里?是否可以改进?等等。

当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打出“求助”牌,而其他帮助的朋友可以打出“救援”牌。我们把这些团队作战的历史留在墙上,这样一个sprint下来,我们也可以看到团队成员互相帮助的过程。

到这里归纳下思路,就是讲团队成员的行为视觉化,或者实物化(有实体卡牌)。

之后和两位朋友聊完又有一些思路的变化。

其一,可以将人物卡和技能卡分开,甚至不用什么救援之类的标准技能。可能用一些DIY的技能。类似于有一位朋友喜欢的“乾坤大挪移”。每人可以定制自己的绝招,在一定时候用上。

其二,另一个朋友觉得完全放开来绝招DIY有一些困难,他所遇到的是当面对一些无聊的任务的时候,很难调动组员的积极性去做。所以他希望能够讲技能一定程度的统一,用一个Sprint来看都需要用到哪些技能,在Story上能够体现有哪些技能能够增长。

所以可能我们的实验方案会因为每个组的情况,或者组长对此事所看重的东西的不同,而有变化。由于上面的两位朋友的组上都有一些理由需要等一两周才能开始游戏化实践,所以我打算先弄一个MVP版本来实践一些东西。

 

四、MVP

玩游戏化的是否可以不在一个项目里?可以不是一个团队?或者仅仅是一些零散的个体?于是我考虑这样的游戏是否可以被原子化。只要充实了之前提到的游戏的六个主要部件,就能够好玩起来?

下面我找了一位朋友,开始了两个人的游戏化。

先是基本套路,我们的愿景是啥? 我们都找到一个我们心目中的偶像,我们的愿景就是能够和心目中的偶像接近一点,再接近一点。

以下是我们二人挑中的任务,扫地僧

扫地僧

和黄药师。

药师

好吧,我知道了,请不要打我,这两个人出入有点大,扫地僧用的是虚竹的头像,原因是没有找到清晰的扫地僧的人设。这个版本自yy的扫地僧至少比较内敛还有帅,这两个比较符合那位朋友的要求。

下面这个颠覆的有点大了,原因同样是木有黄药师合适的人设图啊,唯一一个任务比较贴近的,居然吹的是笛子而不是箫啊,晕死~~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偶系女滴。。然后美夕的这张表情比较到位。亲们如果找到更合适的图,求推荐~!!

好吧,圆规正转愿景之后是目标

我们会定下自己想修炼的方向或招数,给每一个去一个酷炫的名字。比如:

耐心(不急躁,内敛)——  清心普善咒
引导术 —— 碧海潮生曲
我们每天会从这些方向里找一个自己想修炼的方向去修炼,转化为一个SMART并且有一定挑战(这点很重要)的任务告诉对方。如果做到了就获得一张技能卡片,如果没有,就获得一张白卡。
比如我今天的任务就是产出这篇博客。
反馈:前文提到了我们用卡片来记录。
胜利or失败~我们每周会给定一个目标,比如这周修炼几张卡片之类的。
至于胜利的奖赏
这个因人而异,那位朋友希望太太能送他个礼物。

我的嘛还没想好。。

失败则比较简单,我们替对方做一件事情。

链接:这个游戏里很简单了,不啰嗦。

本游戏从2014年4月10日正式开始,一周后达到一个Check点~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卡牌到货

 

不爽时,你能安全的表达自己么?

不爽时

前些日子有位朋友遇到个问题,她手下有三四十号人,她要负责处理好这几十号人的情绪问题,以免冷不丁的出些乱子,或者直接提离职之类。但她又不能没事看谁脸色不好就过去找谁聊天,更何况有人情绪不佳,又不上脸咋办。

当我偶然和另外一个经理提起的时候,他对这个话题也很关心,因为他手下有七八十号人,许多人几个月都不会说句话,处理类似的问题会更吃力。我这才注意到这是个普遍问题。

于是考虑说我们有没办法换个思路,有没办法让大家直接在情绪不好的时候将其表达出来?

我们可能都曾遇过一些专业性的要求,为了表示我们是professional的,我们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情绪,认为在工作中透露情绪是件幼稚的,不成熟的表现。

但真的是这样么?

要知道我们做任何决定,都必须有情绪的参与。所以,在工作中不要情绪化只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幻想罢了。

《Lean In》的作者Facebook的COO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Snadberg)在书倡导在工作中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她甚至可以趴在扎克伯格的肩膀上哭泣T T

既然在工作中表达情绪这件事没有问题,那就看如何表达了~

我的想法是这样演化的,刚开始的时候我想到一个能量柱,结合我之前游戏化的想法,有必要给每个人一个主页,在上面表示能量。我甚至想到了网站框架,个人主页表达能量的控件长啥样。。

但这个想法有办法简化么?

于是,电子化是完全可以去掉的,没必要用主页什么的,重点是表达,而非载体。

什么是更直观的表达方式?在桌面上摆一个东西?

能量柱有办法简化么?是否可以直接用1或者0的状态,类似于开心或者不开心?

于是我想到是否可以有某样东西,一个表示开心,一个表示不开心。那么如何让人珍惜这个东西,以便长久的养成习惯呢?让他对此真的会有感情而不是用用就丢掉?

我想到了用粘土,可塑性强,个性定制,费工,不舍得丢。

我YY成这样,开心的时候:

开心~!龙猫

不开心的时候是这样的

xiongmao

在粘土到货的过程中,这个想法是否可以更快的验证呢?

于是这就出现了我目前电脑上顶着的红润水蜜桃

水蜜桃

和长斑的南瓜的真实由来~

IMG_4959

这个坚持了一周了,个人验证的结果是:

1、个人做这件事情门槛低,要坚持容易。

2、摆的东西需要更大更醒目更有效果。可能要大到女生的三个拳头大小比较合适。

PS.小老板说他要做一个粘土的便便和红旗送给大老板,之后他如果看见便便就不抓大老板说事了~

但我们部门睿智的助理妹子说,以大老板的个性,他会两个都摆在桌面让,然后说“你猜?~。。。”

目前粘土还未到,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游戏化项目1.0

Championeer面板

之前的《游戏化画布》的博客已发布许久,现在的进展怎样呢?~今天特特想起来跑来和列位汇报下~

这几个月在一团队尝试实施了游戏化。

这个团队基本是白手起家,由于业务需要赶鸭子上架,对其专业所要求的专业技能严重缺乏。

且这个团伙里只有一个是全职,其他都是只有部分工作时间来做这件事情。知识沉淀、人员培养,团队情绪都有不小问题。

于是我们是试图用游戏化的方式,让这样一个重负且挫折和混沌感频频的工作好玩起来。

回到这张图,我们用欣赏式探寻的方式尝试调动大家对未来的希望,以及对自身成长的激情。

yuanjing

然后让每位朋友创建了一个内心的英雄图,定制了一些自己英雄特殊的属性,悲情故事等等等。我们将英雄图做成了每个人的卡片徽章,发到每位朋友手上。让梦想具象化。

kapian kapian2

我们设计了一些关于评测的主线任务,以及一些选作的支线任务,让每位朋友赢得特定或浮动的积分。

data1

除此之外我们还收集各种信息,来形成各种反馈,目的帮助大家了解自己在团队中的位置,看见各自的贡献度,以及其他一些数据等等,以产生一种持续的成长和学习的团队氛围。

当一个人看见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的时候,应该会更有动力和热情。当周围的环境和自己共同努力的时候,对所在的团队更容易产生归属感。

为了保证数据的公正和单纯,我们将数据在工作区实时公式,但并不做绩效考评。

大家组成了两个门派,有时我们会对这些数据来一次结算,类似于

pk

 

然后做一些爆奖品的事情,类似于拍卖会~用以庆祝成功!

我们还让大家用团队积分在地图上划分势力范围攻城略地,以加强团队成员间的交互。

Championeer面板

经过两三个月的实验,这个队伍反馈的对团队满意度,自身的信心等等方面都有大幅提高。上游对团队的反馈,团队产生的评测准确度都有显著提升。

后续我们将加强团队成员间的互动机制,还有想想如何庆祝失败。

今后有什么新发展会及时更新~敬请期待!

下一阶段,我们的重点将放在如何增加团队成员间的交互上,以及如何庆祝失败~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有欲以观其窍

无欲观其妙
无欲观其妙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有欲以观其窍。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为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laozi
看了《还吾老子》 解释的不能再好了。于是原本打算自释的工作就不需要啦~
真正的道,不能被轻易说明,解释。只能被领会,顿悟。
 
天地开始于混沌,先是一种无的境界,后来才有了万物,生命。
 
所以需要放下把持的东西,放空自己才有了包容新事物的海量,才能平等的看到许多自己原本执念之外的事物,才能感受到许多其他事物的美好,再慢慢体味到其中的隐藏在形之下的门道。
这也是为何初心的重要,和难把持的一点。一旦有了知识,就容易在一种思维套路里面打转,进而所见所闻都是印证已有的思维套路,说是知识的诅咒也好,其他也好。
《专念》中提到了很多相关的情况,根源在于人会对已知的事物分类,类似于打个标签方便在脑中检索。问题在于事务的属性往往远复杂与我们所能想到的标签。于是,闭塞与狭隘就由此产生了。
于是探索也好创新也好,我们总是强调先发散再收敛,是一个道理
这两者一放一收,就如同呼吸一般相生相惜,同根同归,阴阳相佐,不可分割。
自然也罢,社会也罢,是个复杂系统,对复杂问题不能简单判定,粗暴“解决”。否则今天的解决方案也就是明天的问题。

今天你开心么?~

开心

Pike Place Fish Market,或许是世上最欢乐的鱼市。鱼贩们经常这样把鱼抛来抛去,高声的叫着“3条鱼正飞往巴黎~”

一天开心与否的确很大程度上看自己的选择,早年时听到一个段子,如果你开车在路上,突然有人疯狂的超车到你前面,也许你会不爽,但如果想想,如果那车上有个马上要临盆的产妇,人家正赶往医院,也许你的心情就平顺多了。

其实不论你怎么想,对于那个超车的人都没啥差别,差别只在于你自己的心情。对身体来说,是否在释放有养的各种荷尔蒙和激素而已。

有时我们难免会遇到不平顺的事情,有时让人感觉是灭顶之灾。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抱着“人生就是要经历风雨”的心态,或许会稍稍好受一些。痛苦无可避免,哀伤只能面对。或许时间是化解苦难最后的那位药,我们只有静静等待它的到来。对曾经拥有的心怀感激,对当下,哪怕星点美好也珍惜品味。

曾有一位朋友和我说,他近来在事业上很greedy,以至于出去玩了一大圈也不记得玩了啥。略猜想大概是那时刚从米帝的名校毕业,踌躇满志吧。只是成功了并不表示幸福呀,或许追寻的目标有些不同吧。

成功当然好啦,互联网不时爆出百亿美元的收购案,一夜间又有多少的亿万富翁腾空现世,惊心动魄。只是,我还会希望我能尽量时时开心,对生活中的美好时时有好心情赏玩品鉴。

让我们亲一口大鱼吧~

参考

《鱼》

突破”工作”的枷锁,跟随强大的内心

Motivation

 

 

Motivation

多年前我知道了人们对于自己行为原因的认知会对今后的个人行为产生巨大的影响。

比如当一个男孩打他妹妹的时候,如果家长过去说如果你打妹妹,妈妈或爸爸就要打你的时候,男孩会生成的不打妹妹的理由是”不想被爸爸妈妈打”。于是当父母不在的时候,这个外因就不存在了,于是男孩可能会变本加厉的欺负妹妹。

相反,若家长耐心解释说打妹妹是不道德的行为,这种行为和要长成一个男子汉不相符。那么,男孩会逐渐形成一种内化了的认同,觉得自己不打妹妹是自己不想打,是自己的选择而非被迫。那么他克制的行为就不受是否有人监控的影响而始终如一。

第一次接触到Daniel Pink是在那著名的Ted的讲演,近日终于把我觊觎已久的他的大作《驱动力》给拜读了。总的说来,此书就是在说明在工作场合不要过于施加外部因素,而阻碍员工内部归因施展。即便外因也许会产生立竿见影,但对于需要创意的活动来说,这种粗鲁的行为会而至创意的产生和发挥。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什么叫“施加外因”?即在基线报酬以上的刺激,箩卜大棒之类。

基线报酬:代表报酬底线的工资、劳务费、福利 以及一些额外收入。
如果一个人的基线报酬不够多或者报酬分配不均,他的关注点就会放在其处环境的不公以及对环境的焦虑上,这会让其他任何类型的激励都难以取得成效。

同时,Daniel建议报酬要高于平均水品。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George Akerlof与Janet Yellen发现如果向员工制服的工资比市场需求略高一些,公司就能吸引到更优秀的人才,减少人才流失,激发生产率,提高士气。……其他经济学家也证明,基本工资更多比有吸引力的奖金结构更能提高绩效,更能增加组织认同感。

这与史玉柱童鞋的观点灰常契合。

史玉柱:不要吝惜给人才高工资

根据我的经历,给员工高工资时,实际成本是最低的。在人才面前,若你比其他竞争对手给出的工资高,一年之后回过头来看,你所获得的利润远远高于你所付出的成本企业最高的成本不是给合格员工发高工资,而是还在给大量不合格的员工发低工资。

其次,人的主要内部驱动力有哪些?

Daniel说有三种,能力的需求、自主性需求和归属需求。

而个人觉得还需要加上一项“安全需求”。这并不是说身体上的安全,毕竟绝大多数白领工作不威胁身体安全,这里说的是心理上的安全感。具体说的是个人对自己的认同是否收到冒犯之类。个人认为也正是因为有这项诉求,导致了当有金钱诱惑的时候,人的创意受到负面影响,因为人会担心自己不佳的行为会更直接的和”失败者”挂钩。

再说说能力需求,个人认为对能力诉求处理最好的莫过于游戏,游戏永远给你超前目前能力半个身位的目标,让你永远用成长的动力,却又不会因为目标遥不可及而失落,因为目标过于容易的无聊。要建立游戏般的目标和反馈机制,是中层管理最大的价值所在。游戏给予了书中对于“专精”这项内容的更优解,这一点的更多内容可以参考游戏化项目画布

对于自主性需求的理解类似于市场经济之于计划经济。计划经济现在看起来是穷极无聊,但他其实也是精英治国的一种变体,而精英治国则是米国在民主的表皮下一直奉行的制度。总的来说,不管你实际上是否有某些精英集权,来做某些更高瞻远瞩的战略方案计划等等,表面上都最好有民主的润滑,因为这样至少“女方乐意”啊(话说大众思维很大程度上是女性思维)。对于将来大数据的浪潮是否会撼动精英治国的根基,咱们一起拭目以待哈~

说起归属需求这点就更有意思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证就是埃里克·惠特克:一个2000人的虚拟唱诗班高声歌唱

人会花一切手段与他人建立归属和联系。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啥大家纷纷化身屏奴(据说全球每人平均6分钟看一次手机)。为了让归属感落地,大家可以考虑共建一个宏大的目标和使命。这个使命的提出可以考虑用欣赏式探寻的方式。具体方案可以参见一个运营组的欣赏式探询会

参考

《驱动力》

《社会心理学》

 

 

 

教养孩子与团队管理3个重要的相通点

Emotion

近日读了John Medina 的《让孩子的大脑自由》深切的感到教养孩子对人员引导的技术来说有许多可以借鉴的地方。

    • 首先,足够重视每个人的个体差异。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是天生的,从基因上,甚至是从大脑的构成上。

大多数人的大脑构成都有一些差异,某些会小一些,某些区域会大一点。

爱因斯坦的大脑在负责空间视觉认知和数学运算的区域会比常人大15%,同时又没有普通人大脑有的某些组织,这种差异是在正常范围以内的。

虽然有事例称个体属性中的某些部分可能可以在环境中逐步被强化,如长期开出租车可能壮大脑中的海马体。但大体上来说,如果想改变一个人的气质是一个长期艰巨的过程。

刚开始恋爱的女孩常常会收到一个告诫,如果你对他有不满,要么接纳要么离开。对工作中的“团队”亦是如此,可惜我们有时仍然会在项目压力或成本诱惑下犯下类似的错误,找了个不太合适的人,然后希望通过调教使其fit in相应的岗位。如果那位朋友只是在技术上缺乏,也许可以在短期内改变,否则就要面对一场长期抗战。

而作为个人当发现和某位成员磨合困难的时候,或者某一规范难以推行的时候,个体差异也应是首先被考虑的一部分。这样做至少让我们在沟通受挫时少一些沮丧,给对方一些宽容的海量,同时也是放过自己。在充分接纳了对方的“特殊”之后,再考虑针对性的解决方案。比如有的朋友特别“现实”,那么谈什么道德伦理规范啥的都没用,咱们直接把利益掰开了揉碎了讲方才有效。

  • 接着,充分给予人安全感。

对于孩子来说,安全感是智力健康发育的保障。

 大脑最关心的是安全,然后才是学习。

大脑

从进化的角度说,我们的旧脑会对所有遇到的事务做出最基本判断,判断其是否会威胁自身安全。只有当人感觉到充分安全的时候,才更能激发创造力,更有“闲心”去探索发现。

某位经理很喜欢时不时提醒一下手下每年有xx%的淘汰率,以起警醒作用,希望给团队一些良性压力。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方法。有数据显示,人在遭到抢劫的时候,往往对对方的凶器记忆犹新,但对凶手本身的记忆却非常模糊,由此可见,安全感受到威胁的大脑产生局部失灵不是怪事。

有朋友说,要让公务员的铁饭碗换成玻璃碗,这样更能让其兢兢业业的工作。对于这观点我也有所保留,一则,捧着玻璃碗的人更容易选择规避风险,怕事不惹事。二则公务员的低效率是由于岗位保障造成的,还是由于混沌的激励机制造成的有待考量。

  •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足够重视每个人的情绪。

好父母会时时关注孩子的情绪,及时对其做出引导,使其更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及对其他人更有同理心。

在职场在事务中夹杂情绪似乎是很不专业的行为。然而事实是,情绪是任何选择的基础。神经科学家Antonio Damasio揭示一脑损伤受害者在智力和认知能力都没有变化的情况下,由于对任何事物缺乏感情而失去选择的能力。

从一方面说,正是由于我们的所有选择都是情绪搅合的结果,所以我们常说我们看到的东西往往都是我们想看到的。这也直接导致了相同价值观的人的持续谋求聚合,以达到价值观强化,进而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就是”正确”的世界观。到了这一步,如果不时时提醒自己“包容异端”,那么要么使得自己痛苦,要么就是别人痛苦。

从另一方面说,如果我们要对他人的某一项决策或选择进行引导,当触及情感时才是最有效的方式。不论人员管理,还是产品推广运维。

幸福是许多人在情感上的最高追求,如果能再这一点上施力,无疑是事半功倍的。那么什么事情可以提升人的幸福感呢?

个人觉得有两点是关键(原书中更强调后者),一是吸引人专注的能力,另一个是加强人的社会关系。

当人专注于当下是我们说产生一种叫做心流的状态,这种状态能让人更快乐。即便是你专注于等车,也比你回忆某此快乐的旅程快乐,至少理论上是这样。也就是说,无论是工作或产品,如何让人更投入其中是产生幸福情绪的关键。

而当人和身边的人产生强联系的时候,他更容易快乐。从工作的角度来说,加强员工间的互动交流,让他们彼此认同产生强链接,工作也更幸福。从产品的角度来说,这大概就是微信非凡魅力的重要来源吧。相对于弱联系的新浪微博来说,微信能带给人幸福感。

参考:

《让孩子大脑子有》

《社会性动物》

《认知与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