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打太极么:沟通模式一窥

19300001363223131929249368570[1]

上次某大牛说现在IT公司最大的成本是沟通成本,换言之大家达成共识的时间和能力是巨贵的。而你是否会觉得和周围人的沟通都很顺畅呢?你是否有时候会觉得不知道怎么说话?有时候一次谈话下来,感觉沮丧或失败?

至少我有时会有这种感觉,贱内评价说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耐有限。

好吧,知道有问题,咱就要看咋修Bug哇。近来正好连着接触到些关于沟通的技巧,尝试打包总结如下。

下面主要关于沟通的观点提炼自NLP学派和Robert Bolton的People Skills。

太极

NLP学派说Pacing(呼应) – Leading(领导),和Robert书中提到的Listen(倾听) – Assert(决断)是非常相似的东西。

呼应强调先了解,合拍,共振。前去尝试理解对方,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你说共情也好,说反馈也好,都是先人后己的套路,类似于太极中的阴面。

而领导或决断,则到了自己发挥主动作用的部分,类似于太极中的阳面。

Robert对决断有具体的套路描述,他提到了三个组成部分,即行为+感受+影响,当你要坚定的标明自己的立场的时候可以用上面三部分决断信息。例如:小叮咚你咬妈妈,让妈妈很生气,因为这样非常痛。

Robert强调决断是保护自己私人空间的重要手段,是维护自己尊重和幸福需求的同时不侵犯他人的个人价值和尊严。

他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一孩子的母亲觉的孩子总把自己房间弄得乱糟糟,因而很恼怒。她若发出她的决断是否会侵犯到孩子的个人价值观呢?基础在于孩子的房间的所有者是谁?如果所有者是孩子,而且他对房间整洁的标准没有追求放松愉快的活动来得重要,那么作为母亲对这点进行要求是用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孩子。

这时候要注意的是需要具体对行为进行描述,而不加上自己对其行为的评判,臆测或其他附加的含义。

NLP心智模型

NLP中对这点有个很好的模型,就是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对事情的描述应该忠实于其所应该在的层级。可我们现实生活中常常做升级或降级的事情。

比如,同样一个团队的产品安全上线30天无问题,可能被描述为降级:他们的产品没多少客户用。升级:他们是很有能力的一群人;他们都热爱他们的岗位;他们都很有责任感;他们都追求完美等等。

而同样一个丈夫晚上十点钟回家的事情,可能被描述为降级:老板逼迫他加班。升级:他是一个没办法按时完成工作;他爱工作胜过爱家庭;他是一个工作狂等等等等。

不论是升级或降级在沟通中都是需要谨慎的,要么让事情失真,要么让人觉得没有收到足够的重视。

一般沟通的双方会在其中不断的转换位置。比较典型的是在一方发出决断的时候,另一方可能会产生的防御行为。这时候可能需要多次的反馈和决断交替才能达成共识。书中分享了一个曲折的沟通图。

assert

有时候人感到非常愤怒,并试图通过攻击行为来发泄愤怒。书中还给了一个很喜欢的例子,就是当两个小娃在一起,大娃因为弟弟弄坏了他心爱的玩具生气的打弟弟的时候,妈妈过去该怎么说呢?我们可以脑补一下一般麻麻的行为。

书中提供的比较好的建议是:“马上停止打你的弟弟。你确实对他很生气,想打他出气,这种感觉没有问题。但不应该打他,给你,你去打这个枕头,发泄一下愤怒情绪。”

这里用的手法是,停止,理解,疏导(建议其他的行为),而非压抑。感觉到太极的手段了吧~

参考

《People Skills》By Robert Bolton

“NLP 精华培训” By 五毛

内驱力 + 强反馈 =>组织演进

evolution

Daniel H. Pink 在2009年的TED大会上提到了创造性工作所需要的驱动力主要由3点组成:使命感,自主性,掌控力。

使命感之所以重要,在于和个人实现相关联,在乎自己所投注的青春的价值,这是一个大方向的概念。

在方向确认了之后,我们更在乎自己的影响力。

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拍板决定?关乎于我的审视角度(地位)是否被认同,我的判断(经验和智慧)是否能对组织未来的发展产生促动。是之为自主性。

有了一定的自主空间了之后,我们是否能让决断落地就在于我们的掌控力了——使之能最终达成的力量(能力)。

无疑的,当这三者都能得到认同的时候,我们自尊和自信的到充分的滋养。我们会更积极的面对手头的工作,甚至不仅如此,这种积极的状态会影响我们的智力水平,健康水平,甚至寿命。

Ellen J.Langer 通过一系列的实验证明,在有了更多的选择权(自主性)和更少的照顾(掌控力)之后,老人的精神状态,记忆力,和健康状况都有了提升,甚至在两年后的回访中出现了明显较低的死亡率(7%对比控制组的30%)。

通过内驱力的发扬,无疑将给员工带来莫大的正向反馈(我们甚至可以称之为幸福感),来推动组织的前进与发展。然而这么做确定对组织更有好处么?毕竟大量的自主类活动,貌似削弱了组织在盈利过程上的控制力,这是否提高了带来悲催后果的风险?

从控制论来看,控制力若需要保证动态系统若想保证平衡状态或稳定状态的状态,就需要与外在变化的环境协同,不断给予反馈。

这句话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这本身就是一种动态变化的过程,当外在环境在一定程度上不预计时,这种反馈也是无法完全标准化的行为。即这本身就是一个复杂体系,我们无法全然控制。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就需要一种与变化的环境协同的反馈方式,需要多角度,且与时间并行。这就要求系统中的单体在行动时能够频繁的接触,加强互相间的链接,不断的给予实时的反馈。

这种反馈能及时修正向目标奋进的过程的行为,以保证不跑偏,加上其本身强健的动力(内驱力),使其在前进得更快速准确,系统本身也更加强韧。

参考

《管理3.0》

《专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