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打太极么:沟通模式一窥

19300001363223131929249368570[1]

上次某大牛说现在IT公司最大的成本是沟通成本,换言之大家达成共识的时间和能力是巨贵的。而你是否会觉得和周围人的沟通都很顺畅呢?你是否有时候会觉得不知道怎么说话?有时候一次谈话下来,感觉沮丧或失败?

至少我有时会有这种感觉,贱内评价说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耐有限。

好吧,知道有问题,咱就要看咋修Bug哇。近来正好连着接触到些关于沟通的技巧,尝试打包总结如下。

下面主要关于沟通的观点提炼自NLP学派和Robert Bolton的People Skills。

太极

NLP学派说Pacing(呼应) – Leading(领导),和Robert书中提到的Listen(倾听) – Assert(决断)是非常相似的东西。

呼应强调先了解,合拍,共振。前去尝试理解对方,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你说共情也好,说反馈也好,都是先人后己的套路,类似于太极中的阴面。

而领导或决断,则到了自己发挥主动作用的部分,类似于太极中的阳面。

Robert对决断有具体的套路描述,他提到了三个组成部分,即行为+感受+影响,当你要坚定的标明自己的立场的时候可以用上面三部分决断信息。例如:小叮咚你咬妈妈,让妈妈很生气,因为这样非常痛。

Robert强调决断是保护自己私人空间的重要手段,是维护自己尊重和幸福需求的同时不侵犯他人的个人价值和尊严。

他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一孩子的母亲觉的孩子总把自己房间弄得乱糟糟,因而很恼怒。她若发出她的决断是否会侵犯到孩子的个人价值观呢?基础在于孩子的房间的所有者是谁?如果所有者是孩子,而且他对房间整洁的标准没有追求放松愉快的活动来得重要,那么作为母亲对这点进行要求是用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孩子。

这时候要注意的是需要具体对行为进行描述,而不加上自己对其行为的评判,臆测或其他附加的含义。

NLP心智模型

NLP中对这点有个很好的模型,就是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对事情的描述应该忠实于其所应该在的层级。可我们现实生活中常常做升级或降级的事情。

比如,同样一个团队的产品安全上线30天无问题,可能被描述为降级:他们的产品没多少客户用。升级:他们是很有能力的一群人;他们都热爱他们的岗位;他们都很有责任感;他们都追求完美等等。

而同样一个丈夫晚上十点钟回家的事情,可能被描述为降级:老板逼迫他加班。升级:他是一个没办法按时完成工作;他爱工作胜过爱家庭;他是一个工作狂等等等等。

不论是升级或降级在沟通中都是需要谨慎的,要么让事情失真,要么让人觉得没有收到足够的重视。

一般沟通的双方会在其中不断的转换位置。比较典型的是在一方发出决断的时候,另一方可能会产生的防御行为。这时候可能需要多次的反馈和决断交替才能达成共识。书中分享了一个曲折的沟通图。

assert

有时候人感到非常愤怒,并试图通过攻击行为来发泄愤怒。书中还给了一个很喜欢的例子,就是当两个小娃在一起,大娃因为弟弟弄坏了他心爱的玩具生气的打弟弟的时候,妈妈过去该怎么说呢?我们可以脑补一下一般麻麻的行为。

书中提供的比较好的建议是:“马上停止打你的弟弟。你确实对他很生气,想打他出气,这种感觉没有问题。但不应该打他,给你,你去打这个枕头,发泄一下愤怒情绪。”

这里用的手法是,停止,理解,疏导(建议其他的行为),而非压抑。感觉到太极的手段了吧~

参考

《People Skills》By Robert Bolton

“NLP 精华培训” By 五毛

Susan’s Yoga Life: 我关于韵律的漫想

yoga

重翻旧账

最近看了李嗣涔教授的《難以置信(II)尋訪諸神的網站》,打破了我曾经有的一些疑惑,但也带来了更多的困惑和不解。书中提到了一些关于神灵,关于意念的现象和解释,让我想起自幼其读过的一些书。

首先是小学时读过的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书中一些死亡谷,人体自燃等的记载把当时的我吓得不轻。其中也有关于超能力,以及水晶骷髅头的描述,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令我疑惑的是,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在类似比较正统的书上看到相关的消息。现在想起来可能是由于九十年代对气功等事物官方尚且比较包容,允许民众公开试探吧。

后来在大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图书馆翻到《华夏神功》关于气功大师严新的书,心生敬畏。其中说到了很多现象,但依照“科学”的观点,都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再就到了大二那年寒假,遇到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导致我在半年的时间里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一直到那年暑假,我邂逅了瑜珈。一个偶然的机会读了一本书叫《瑜珈美人》的书,使我开始决定练习瑜珈。

还记在武汉夏天的暑热,我和M同学杀到汉口的沃尔玛,买了62元一张(对学生时代的我来说这不是个小数目)的瑜珈垫。回来后一个人在宿舍里对着书开始练习。还记得刚开始练习的时候,每天练习个十多分钟,我就自然的开始流泪,这样持续了十多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释然了,还记得当时突然感悟了一句话,“宽恕了别人就是放过了自己。”

在那之后的五个月里,我坚持练习瑜珈,也陆续经历了一些特别的体验。

吐纳冥想 

瑜珈中的冥想就像是太极中的打坐,佛家中的禅定,个人觉得其精髓都是一个东西,都是基于调息吐纳的修炼,以求达到一个空明的境界。和世俗瑜珈馆里的练习不同,个人觉得冥想应该是瑜珈的主体,瑜珈的那些动作都是为了帮助身体放松,找到合适的呼吸的韵律节奏,以达到内心的沉静。

很有意思的是,瑜珈中的内息的调理方式和佛家道家中的静功一样不如其动功出名。个人猜测可能有如下原因(请宽恕我总是用“个人”两字,不是因为有多自我,主要的原因是以上都来自我的观察与猜测,属于不负责任的宣导^^):

1、外家功看似容易,好教授。

就像是道法术,后者相对是说得清道的明的东西,而前者经常说是木有用的,要考自身感悟。

2、内功如果有高人指引,更安全。

个人对这个的理解是这样的,当身体沉静下来的时候,气息会自动在身体里游走,这个游走的过程,可能自动的会对身体的一些烦难进行治疗。治疗的过程常常会伴随着疏泄的过程,就像是我初练瑜珈会流泪一样。然而疏泄的形式常常是不定的,有人会跺脚,有人会唱歌,有人会舞蹈,不好预测。这其中可能会有一些危险动作,可能有些会在非日常练功的时候突然发生,结果可能给练习者带来一些安全隐患。这估计就是常听说的走火入魔的由来。从前听说休息内功的人,一段一段时间会遇到一个修行的关卡,几乎必须要有师父在那时候“推气过关”。

上面说的比较玄了,说些我切身感受到的事情吧。

我的冥想感受是相对零散的,记得一次冥想后,似乎能看到很远处的事物(我近视)。有一次冥想完之后,会很自然的开始打太极拳。许多次感觉似乎可以听到很细微的声音。许多时我感到愉悦,快乐的像只小鸟,脑中反复扑腾着那个句“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那一刻我似乎真的是可以飞起来的。多数时候,我会感到身体局部或者大部分的通泰甚至圆融。而每一次我都会胃部嗳气(曾经得过胃炎)。

记得最厉害的一次是这样的,我大概静坐了五十分钟快一小时。那股圆融的力量,显示从我的脚底升起,渐渐到了膝盖,有了一些耽搁,接着慢慢到了腰部,又耽搁了一段时间,似乎这是个不容易冲破的关卡,然后又从背部往上爬,到了肩背,当到达颈部的时候,经历了就长久的耽搁(我有颈椎病),最后终于到达头顶。
而这个过程中,我脑中似乎看见了不同的景致,首先是在山脚下,后来到了半山,看见了环绕在山顶的云层,后来置身云雾之中,最后飞升到了山顶以上,俯视着山顶的天池。
我一直不清楚当时看到的代表着什么,一直到看到了李嗣涔教授书中的描述,我朦胧中猜想那是否是“天眼”看到的呢?说到“天眼”,在调息时有许多次我感觉到眉心有东西呼之欲出,又似乎我是通过眉心与周遭交换气息。
 
那段时间,我自然的喜欢吃素,几乎不沾荤腥,东西也越吃越少。这段修炼持续了大概五个月,知道11月武汉下了两周的阴雨,宿舍里我实在冻得不行了,我又开始了荤食以加强能量,也渐渐放弃了每天早上五点起来练瑜珈。
 
上述一些经历,我之和父亲交流过,父亲不是太赞成,他对静功采取保留态度。他这几年坚持练习太极,体检指标从原来的有几个加加减减,到现在的完好。
大四时曾去了一次武当山,记得那时候山下做太极表演的师父,迈出的步伐已经让我觉得流水行云。当时紫霄殿正直修缮,据说某国家领导人曾在这里寻求道长闭门指点。
 
这个世界的可能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珠海工作了三年,又陆续接触到一些中医的书籍。
其中的一本叫《气的乐章》,其中用一些实验的例证阐述了五脏之间的关系,穴道与经脉到底是什么。中间理论的核心是波动、频率、共振等等等等。

又看了一本叫做《空谷幽兰》的书,写的是一个老美在终南山脉寻访隐士的故事。其中提到一位修炼密宗的女隐士传给他一句密宗的法咒。记得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疑惑说为什么一个句发咒能有那么大的力量?说到本质他就是一句发音呀?

等等,声音就是一种振动,带有某种频率的组合。

再反观李嗣涔教授关于能量场的描述,为什么用“耶稣”比“Jesus”观想更能看到十字架?也许这些是契合的。

还记得《秘密》中关于水在接受某些信号后结晶的变化么?曾有很长一段的时间,我怀疑它的真实性。

或许真的有一些特殊的韵律可以通达性灵甚至神明。

那么为什么

若真有神明,那又为何世上会有那许多残酷残忍的事情降临在一些平凡无辜的人?周末看了TED,克瑞斯•阿巴尼——人性的冥思,其中的一些故事让我难过不已。一个14岁喜欢蜘蛛侠和X战警的少年被残忍处死。为什么神明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因为单纯的信仰么?

我想起了少年Pi,虽然只是个故事,但也许真的如故事中所传达的那般,生息与毁灭本就同根同生。

只是我难以接受残忍。

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在于神灵看来这所有的一切只是修行的一瞬,众生都会面对慢慢长河……还是神明本就不是单纯的神明。

我不明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