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驱力 + 强反馈 =>组织演进

evolution

Daniel H. Pink 在2009年的TED大会上提到了创造性工作所需要的驱动力主要由3点组成:使命感,自主性,掌控力。

使命感之所以重要,在于和个人实现相关联,在乎自己所投注的青春的价值,这是一个大方向的概念。

在方向确认了之后,我们更在乎自己的影响力。

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拍板决定?关乎于我的审视角度(地位)是否被认同,我的判断(经验和智慧)是否能对组织未来的发展产生促动。是之为自主性。

有了一定的自主空间了之后,我们是否能让决断落地就在于我们的掌控力了——使之能最终达成的力量(能力)。

无疑的,当这三者都能得到认同的时候,我们自尊和自信的到充分的滋养。我们会更积极的面对手头的工作,甚至不仅如此,这种积极的状态会影响我们的智力水平,健康水平,甚至寿命。

Ellen J.Langer 通过一系列的实验证明,在有了更多的选择权(自主性)和更少的照顾(掌控力)之后,老人的精神状态,记忆力,和健康状况都有了提升,甚至在两年后的回访中出现了明显较低的死亡率(7%对比控制组的30%)。

通过内驱力的发扬,无疑将给员工带来莫大的正向反馈(我们甚至可以称之为幸福感),来推动组织的前进与发展。然而这么做确定对组织更有好处么?毕竟大量的自主类活动,貌似削弱了组织在盈利过程上的控制力,这是否提高了带来悲催后果的风险?

从控制论来看,控制力若需要保证动态系统若想保证平衡状态或稳定状态的状态,就需要与外在变化的环境协同,不断给予反馈。

这句话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这本身就是一种动态变化的过程,当外在环境在一定程度上不预计时,这种反馈也是无法完全标准化的行为。即这本身就是一个复杂体系,我们无法全然控制。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就需要一种与变化的环境协同的反馈方式,需要多角度,且与时间并行。这就要求系统中的单体在行动时能够频繁的接触,加强互相间的链接,不断的给予实时的反馈。

这种反馈能及时修正向目标奋进的过程的行为,以保证不跑偏,加上其本身强健的动力(内驱力),使其在前进得更快速准确,系统本身也更加强韧。

参考

《管理3.0》

《专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