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盲人摸象无处不在

盲

昨天参加了一个严重Bug的评议会,一个很低级的Bug,却涉及到百万损失。该问题引发了40分钟左右的讨论,大家分别阐释对问题的理解以及对应的解决方案。在会后我大致整理了下,却发现总说的“盲人摸象”的坑活生生的展现在面前。我们着实当了一次自以为是专家的盲人。

大象

如图, XYG是Bug直接责任的测试员的上司。她说她早想开了那位同学,因为人手实在不够,犹豫了一下,结果这下出乱子了。于是开始和大家谈“选用育留”的问题,因为他认为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的抉择等等问题。

JS是技术专家,基于他多年的经验,认为其中主要是技术的问题。虽然这个Bug本身看似没有技术含量,但是测试员本身根本就没有了解清楚他所面对的东西的运行机制,所以他会用自己认为对的方法对测试用例进行简化。所以他认为这个问题是长久以来组织把思考者和执行者强行分开所必然导致的结果。

LC是总监,是他认定这个任务所从属的部分的划分的,所以他觉得这是个情感上没有归属感的问题。从职能上做没有成长的任务的问题,所以他觉得任务归属需要重新分配,将任务跟着项目走,至少让人有项目归属感,项目奖金。

一开始XYG认定的时候,问题并没有被完全的分析,就到了解决方案的领域一路狂奔。可是问题真的是这样的么?是否可能还有第二,第三种甚至第四第五种解释?也许这些解释都加起来也还不是一个完整的问题分析。就算是一个小Bug,也是一个系统问题,是许多变量所促成的结果。

在上面的图中,每个人都很自然的根据自己的经历,或者在问题可以在和自己记忆中的某一块模式匹配上的时候,就很自然的无视了其他因素。这时,正是自己的资历生生的束缚了自己,使得自己停滞不前。

那么我们可以怎么办呢?如何少做一点盲人?

或许我们在面对一个问题的时候,都试图给出三种以上的解释会有帮助一些。

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个系统中的当事人请来,观察剖析,会发现一些新的值得注意的点。

或许这些专家坐在一起分析的时候,可以试着用用图像引导的方式做会议记录,因为在整个交谈的过程中,不断产生歧义,持续的有中断和跑题,会场中有一般的人参与了讨论,另一半的人保持沉默。

我不知大家遇到的情况是否如此,但我真的被自己也懵懂的参与了这样一个盲人摸象的过程,而迟迟未能察觉感到羞愧。

 

 

 

视觉化权责讨论

合作

合作

有一个新生小组,三个月后可能会拆分,目前有三个相关不同方面的负责人,但他们三人的权责不明晰。

原先只是对他们的事务有一些模糊的定义,而有一些没有预先定义好的情况就成了模糊地带。
于是拉三人与他们的直系boss一起开会,来分析看看一些事情的归属问题。
IMG_4045
我们先在大白纸中间画三个圆圈表示各个人的工作范围,中间有交际的部分表示模糊地带。
下面每人手上有红绿两种颜色的便利贴,在红色便利贴上自己需要做什么,绿色写上自己认为别人的工作任务是什么,分别贴在相关区域里。
经过收集,我们发现有一大块任务放在重叠区域里,一些在不同的圆圈里重复出现,还有一些事务放在未知的外围。
作为负责人发现自己所认为自己要做的事务,并不一定别人也同样这样认为。
作为boss发现原来还有一些原本他不了解的事务存在。
讨论后,我们将任务重新拆解分配,有一些任务给了三人以外的其他同学。结果如上图。

Graphic Facilitation,从呈现技术到碰撞引导

graphic

最早在《视觉会议》上认识到Graphic Facilitation,直观上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在办Tclub活动的时候,邀请许妞帮忙做图像记录。记得当时妞问我具体怎么做呀?由于我当时没有找详细的说明,于是只能请她”随意”~

有了许妞的帮助,的确让活动增色不少~主讲嘉宾有了一枚枚生动的头像,所讲的Key points也被美好的框框裱起来,在微博上卖弄。

但是这不是Graphic Facilitation,图像引导重在实时的反射下大会的讨论,并让参与者从图像中得到启迪,进而引导讨论的下一步进行。而绝非仅仅是主讲要点的光鲜呈现。

在此总结下偶从“The Graphic Facilitator’s Guide”中舶来的几个关键词和大家分享。

图像引导

图像引导

1、大尺度。图像引导的画作需要绝对大尺度,以保证让全体参会者都能看见。

2、实时。画作是实时进行的,这样让大家能“看见”讨论的进程,明白会议的进程是否合理,话题是聚焦还是发散,我们是否已经足够深入等等。

3、公平。画师需要公平的将每个观点记录下来,而不仅仅是更有话语权的人。这样确保每一个人参与,并有利于一个讨论更健康的延续。

图像引导如何开始?个人觉得有两个难点:

1、Symbol library。在近日很火的”the Sketchnote handbook“中也有提到icon lib。对于不是绘画或设计出生的偶等,需要积累自己对一些概念的图示库。目前偶的方法就是平时用sketchnotes的方法记录,当遇到一些抽象词汇不明确可以怎么表示的时候,google下该关键词的图标。

2、讨论架构-图像层次。这点也是经验谈,需要对会议讨论主题背景和议程比较熟悉。能够预先设定出大致的呈现模式,设法把一副图刚刚好画满。

图像引导适合用在哪些地方呢?

讨论!还是讨论!无论是Panel, 还是纯群聊,都比较合适。上百人的,比如世界咖啡那种,就很考验画师快速提炼主要观点的技术了。

如果是主题讲演,无论有木有ppt,都没必要用图像引导。那顶多是记录,于是个人记录就好了。